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名流派對    >    星話題

            陳數:即使拿著女二劇本,也能演出女一風范

            編輯:yijie.zhang 時間:2020年3月25日 內容來源:VOGUE時尚網  圖片來源:東方IC  

            文章導讀

            「斯黛拉這個角色,嚴格來說她連女二號都不是,我也沒有想到在今天能得到大家這么好的認可......以前只有演主角才會有機會,對于你演一個配角,只會認為你可能就是沒人氣了......」

            《完美關系》中斯黛拉的出圈讓陳數成為熱搜榜的常客,而縱觀她此起彼伏的四十二年經歷,我們發現,陳數的人生正如同斯黛拉這個角色一般,即使抓了一手女二的牌,也能逆風翻盤,演出女一風范。

            年輕時候質疑自己不符合時代審美特性的陳數,四十二歲的今天她會坐在不到十平米的化妝間里自信的對采訪她的我們說:我一直在追尋更豐富的審美和更前沿的表達方式。

            曾經最否定自己的部分,如今卻成為陳數引以為傲的顏值和表演標識,這背后的故事以及她轉變成長的心路歷程,對我們都有很大的啟發......
            陳數是敢于冒險的人,勇敢挑戰命運,抓住表演中的每一個機會。
            22歲那年,她放棄東方歌舞團的大好前途轉去報考中戲表演,上戲、北電通通沒考,完全沒給自己留半點后路,最后以超出錄取線170分的高分被中戲錄取。
            30歲那年,她將戲路轉向民國年代戲,嘗試的第一個角色就被高希希導演拒之門外。她不甘心,回家拿了半年收入為自己拍了一組旗袍寫真,按自己對于角色理解錄制試鏡視頻,最終一舉拿下《新上海灘》中風情萬種的交際花方艷蕓一角。

            如果你在知乎搜過#穿旗袍最好看的女明星#這一話題,那么你一定知道,幾乎百分之九十的答案都有陳數的身影。無論是《傾城之戀》中拿青春豪賭的白流蘇,還是《和平飯店》中冷艷雙商并存的陳佳影, 陳數塑造的每一個民國女性角色都將旗袍之美詮釋的淋漓盡致,而這一切的開端都源自她對方艷蕓的精心刻畫。
            陳數成了觀眾心中當之無愧的民國女神,觀眾稱她“旗袍女王”,高希希贊她“穿旗袍最美的中國女演員”。而在陳數的20多歲,她收到的評價還是“戲非常好,就是長得丑點”;更不必說她15歲在北京舞蹈學院附中時,即使跳舞足夠出眾,也不得不因為外貌原因被迫站在舞室后排。

            堅持思考,找到屬于自己的表演發展方向。

            高分考入中戲的陳數并沒有迎來如魚得水的表演環境,事實上,她的表演能力在同學之間并不算好,曾經花九個小時都沒能編出一個表演作業。從中戲畢業以后,陳數的表演之路也平平無奇。最重要的,是她的表達方式依舊受制于經驗的局限。
            陳數在早年間的采訪中就曾直言:演《毀滅》的時候快把她折磨死了。那時候創造方式不夠,也不會平衡自己的個人情緒。有一場去前未婚夫家中吃飯的戲,對方妻子恰恰也是陳數所演角色的好友,這讓陳數無比害怕,痛苦許久。
            等到拍《暗算》時,陳數才算是有了一些創造表演的方法,她改了表演方式,用真實的陳數刻畫黃依依的喜怒哀樂,于是這個80%說不清是陳數本人還是黃依依的角色,成了陳數至今最愛的角色。當我試圖問起黃依依和斯黛拉在她心中的比重時,陳數毫不猶豫的回了我11個字:黃依依不可比,永遠都第一。語氣之堅定,堪稱當天采訪Top.1。

            打破中年女性職業困境,做一個不按常規出牌的人。

            陳數不是傳統意義上被動服從的女演員,她有自己較真和不安分的一面,試問哪個女演員能在事業上升期推掉60部戲,一年不拍戲回到舞臺演話劇。陳數形容自己為“一個不按常規出牌的人”,但有些選擇依舊有跡可循,對于作品選擇有她始終如一的底層邏輯:創作經典。
            說白了內心驅動力還是想證明自己。可以設計什么樣的題材,做到什么樣的程度,是陳數對于自己的考驗和考試,至于會不會大紅,就看有些天時地利人和,畢竟名利不是她心中的第一驅動力,這是陳數會選擇《劇場》那么嚴肅作品的原因,也很好解釋了為什么陳數可以掙脫中年女演員困境的裹挾,塑造了一個又一個堅韌、獨立,頗具女子力的現代女性。

            她一直沒放棄對classic這個意義的追尋,所以即使我們如今回頭重看《暗算》,除了制作不能和今天的技術相比,無論是她對黃依依的表演詮釋,還是《暗算》本身的作品深度,這都是一部能立住腳的經典作品。
            對角色的選擇也是亦然。“成熟帶給你的時間積累和專業領域的經驗積累,是需要你用于也是有一定厚度設置的角色”,這是陳數對于選角的看法。回顧她塑造的種種角色,我們不難發現:即使某些角色在當時沒有被看到,時間也不會埋沒一分這些角色的光芒。這里有陳數對角色的專業塑造,也離不開編劇對于角色的精心打磨。
            比如《劇場》中的郁珠,5年前《劇場》開播后收視并不高,郁珠在商業意義上并不是一個成功的角色,但陳數依舊為郁珠著迷,直言她不是一定要為商業而存在的角色。 5年后的今天,因為斯黛拉一角深深迷上陳數的網友在考古完她的作品后,紛紛感慨:《劇場》真的是一部遺珠。一切正如陳數當年的篤定:不是所有的價值都可以用收視來衡量,我相信它是一部可以成為“作品”的作品。
            陳數是大器晚成型演員,幾個經典角色都是在她近三十歲時才遇到的。她也有自己關于年齡的焦慮,但還是用自己的專業和極致作品為自己掙得了一番中年女演員的天地。

            很多人喜歡陳數,是因為她優雅從容的成熟氣質,但讓自己變成熟松弛的過程,陳數用了將近十年的時間。

            和大多數青春期里愛逼迫自己的女孩一樣,年輕的陳數一度過得十分緊繃,不斷給自己灌輸高壓,松弛對她而言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最緊張的時候,陳數累到躺在床上,用最放松的方式跟自己說好好休息,不斷暗示自己要放松,仍然無濟于事,完全松不下來。“好像什么都逼自己最狠,那個時候的我們也沒有什么退路”。
            陳數身上那股韌勁兒很大程度上源自她小時候在北京學舞的經歷。那時候的陳數毫無傾訴可言,畢竟和家里的電話一學期才打一次,寫信的時效遠不及自我治愈的速度。在學校真的受了什么委屈,她就生扛。“所有的委屈都能扛過去,就看你想不想抗”。
            她扛的委屈越深,就逼自己越狠。最嚴重的時候,她兩個腹股溝的韌帶全部都拉傷,連練功走路都感覺到疼痛,但她還是強撐著上了一個學期的課。她膝蓋有積水,逼自己帶了整整一年的護膝堅持學業,直到畢業匯報正式演出那天,她才摘掉。
            多年以后,當我們問起陳數最想對年輕時候的自己說什么時,她沒再說一些智慧的道理,只留了一句讓人心疼的話:“好想給你一個抱抱”。

            看到更清澈的自己,從“小我”走向“大我”,成為更從容的陳數。

            我們終究無法看到陳數笑容背后全部的故事,那些屬于年輕時分的緊繃與高壓就此組成了她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為她詮釋恰當角色時的靈感養分。幸運的是,我們正在看到一個越來越知性優雅的陳數。
            2016年回歸以后,陳數直言自己有一種重生的感覺。有些人安靜下來其實能看到更清澈的自己,這份清澈會催生一些智慧,從而引領自己作出一些選擇,明白一些更深遠的意義,開啟更進階的人生。
            對陳數而言,這份安靜的力量終于擊垮了她多年前的緊繃。她不再抗拒劇組,也接受了一些放棄,從人和表演的范疇中走到人和社會的關系中,也找到生命的方向從“小我”走向了“大我”。
            今晚《完美關系》大結局,斯黛拉的故事到這里就結束了。但關于戲外陳數的故事,我們依舊抱以最熱情的期待。
             “戲雖然是假的,但努力和實力卻是真的。”

            寫在最后:陳數之于我們

            其實很多女人喜歡陳數,也是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很少有人一出生就擁有退路,大多數的人生還是循規蹈矩的女二劇本。
            沒有被命運垂青的人生,不代表就無法出彩。人生易如反掌的權利,終究還是可以憑借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掙得。
            如同陳數,如同每一個正在為自己拼搏的你。




            將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還會喜歡

            更多相關網站內容

            關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專享
            開啟互動之旅

            將文章:陳數:即使拿著女二劇本,也能演出女一風范
            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

            喜歡理由:

            喜歡成功

            經驗: +2 , 金幣 +2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已經喜歡

             

            您的喜歡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
            請點擊"個人空間" "喜歡"

            信誉棋牌游戏